[亚洲城,ca88]手机版-官方网站
老家
作者:白雪蓉 | 浏览次数:

 

中秋节吃完了团圆饺子,母亲忙着收拾碗筷,我牵着小侄儿在附近闲逛,那软糯的小手,天使般的面孔,不经意间就会触动人内心深处的柔软。下楼梯时侄儿忽然问:“小姑,你有几个家?我有两个家,一个娘娘和妈妈的家,一个老家,两个家呢!”

小姑的家比你多。”

小姑,我想回老家,你跟我回老家不。”

乡愁须有离,我很惊讶近段时间,侄儿在视频中不断提起要回老家,要知道他出生成长于城里,只有今年5月份老家盖了新戏台唱戏母亲才带着他回去一趟。在那闲置多年的老房里只住了一晚,怎么就对老家念念不忘了。这世间最琢磨不透的就是情感,侄儿今年5岁,从小在我爷爷、外婆以及他的外婆家待的时间都不比老家时短,偏偏就自发地认定那个只去过一次、住过一晚的老旧房子为自己的家。

对于小侄儿我向来有求必应,第二天一大早就和母亲带他回了老家。刚上了坡,我就看到院子里半人高的杂草,被麻雀吃了的窗纸,经年失修快要塌了的碾盘,老态龙钟的大枣树……顿时百感交集。侄儿挣脱母亲的手爬到门上透过窗缝看着里面大叫:“你好,你好……”

看到这样滑稽的画面我不由笑了,不知他在和谁打招呼,或许是想告知这的一草一木“我们回来了”。母亲从包里掏出那串古董似的钥匙开门,吱呀一声,除了一层灰尘,什么也没少,原有的陈设和物品一应未变,就连幼时用的发白的毛巾和用了一半的香皂都齐整归置在脸盆架上。

母亲是个爱好干净的人,屋子里的家具摆件连同墙上贴的画都是她和父亲结婚时的用物,至今保存的也有九成新。对于老家我也充满了新奇,迫不及待地打开每一个抽屉、衣柜、箱子,想要透过曾经用过的杯碗暖壶、穿过的衣服鞋子,追忆幼时的点点滴滴。

母亲拿着抹布细细擦拭墙上的相框,耐心回答侄儿的无数个“这是谁?”

“这是爷爷、娘娘、爸爸、姑姑……”

一阵沉默后侄儿突然问 “我哪去了?”听到此母亲和我都笑了。

离开这儿已有十多年了,无论在外上学还是工作,每每谈起家这个话题,话里话外总是老家,竟然潜意识的认为城里那是住的家。每次回家,我们想着要回老家时,母亲总是说,老家什么也没有了,还回去干什么。我却在想,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,那里藏着我们童年的美好记忆,有把一家人牢牢捆扎在一起的纽带,是我们的根之所在,是无数次魂牵梦绕中割不断理还乱的浓情和乡愁。( 白雪蓉)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 北移路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