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亚洲城,ca88]手机版-官方网站
散文《乡情、乡愁和乡恋》
作者:钟阳 | 浏览次数:

乡情

上一次回子洲老家是今年的端午节,奶奶病了,回去看望完,便匆忙回了锦界。时间飞快,转眼便到了年底。

高中起便离家,转眼便过了近二十载,这二十年与故乡聚少离多,即使回去,大多数也因为有事或者临近年关,甚至年关也有不回家的时候。乡情与我而言,是居住十年的土窑和乡间的小路,是幼时的洋火、久侯不熟的爆米花、小河冰面上的小冰车,是每逢年底的年夜饭和新衣服,是伴随着儿时的吃饱穿暖、衣食无忧的梦想……

印象中,故乡村庄很大、道路很长,或许是在外漂泊太久,现在回去走进村子,总觉得村庄太小、道路太短,人口太少,就连当年“产值大户”自留地,似乎也变得小了很多。随着成家立业已为人父,父母佝偻的身影逐渐变得高大,明显的差距加剧了思念故乡的情结。我在村子里学会了掏鸟窝、滑冰车、套麻雀、滚铁环,更加学会了说话、走路和接人待物,其实从小村走出去的人们早在祖辈起便烙上了故土印、埋下了故乡情。

乡愁

乡愁是铭记心底的烙印,是不管漂泊多久也不会忘记的情怀,是那一锅玉米面窝窝,是那一碗母亲端上桌的洋芋檫檫,是久侯鸡窝等待母鸡下的蛋,是每次都能做出美味的灶台,更是父亲搁置起来的䦆头和小锄。

回想就读村小学,方便面里面的调味包也能成为课间分享的美食;电池里面的黑炭心也能写出美好的字;药盒子改装成的文具盒更成为了时尚。那时候,教室里没有暖气,只有一个洋炉子,柴和炭要靠家里自带,没有带柴炭的自然要远离火炉。

那时候,父亲还是老民教,每每开学,总会拿着父亲用过的教科书当书本,这自然算是后门货,因为买新书要花钱,当时一块上学的不免会有羡慕。我不爱上学去学校,却独独喜欢在家,秋收过的田地里总会有几分遗漏,不会很多,但也不至于挨饿。

周末总是幸福高兴,但也因错过深夜播放的《包青天》《白眉大侠》剧集而哭闹。小时候,我们的物质生活极其贫乏,但精神世界却异常充实,点点无法割舍的记忆碎片,总能串成闺女睡前的故事,听久了竟然改变了闺女挑食的陋习。

乡恋

乡恋,是久久不能割舍的故土情,是在外不管多久总想回去看看的地方,是连接故乡纽带的电话,更是连接父母与游子期盼的硷畔。

而今,累了的时候,常想回家,看看久别的父母,听听年近九十奶奶的唠叨,也想过父母退休的生活,在在后门外种一片菜园,走走乡间小路,从日上埂头到黄昏。

所以,我很羡慕在子洲上班的同学,可以少了乡情、乡愁和乡恋。故土多好,连导演都会把我们家门口选择成《爸爸去哪》的拍摄地,更有奔着名头而来的游客。土路硬化了、无线网连通了、快手抖音普及了,真好!楼上楼下、电灯电话城市里的生活,已经在故土成了常态。

再看看蓝天白云青山绿水,这些城市里面不具备的元素,难怪现在城里人都想去乡下。现在乡村验生活都成了增加故土收入的GDP,不免让出身农村的我多几分乡恋。农村现在变得如此美丽宜居,连国家也及时出台政策,禁止城里人在农村购买土地,这也许是国家保护连接游子情系故土线的好政策。

每次和妻子躺在床上畅想未来的时候,意见总会统一到回家养老的上面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 散人《这个暖秋 感恩有你》